• 三江源 扛起“源头责任”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

  • 发布日期:2020-07-01 04:54   来源:未知   阅读:

位于三江源地区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境内的年保玉则风光。

新华社记者 吴刚摄

155头牦牛,全卖了。

把旧物什塞满双排货车,又拉着阿爸阿妈,还有三个妹妹上了车,忍不住回望,沱沱河慢慢模糊在风雪中……24岁那场远徙,才是闹布桑周的成人礼。告别唐古拉、翻越昆仑山,年轻的牧民小伙放下牧鞭,忐忑间扛起全家的未来。格尔木城市南郊的移民新居,刻着故乡的根:长江源村。

那是2004年冬,青海省唐古拉山镇6个村的首批128户牧民自愿搬迁。故土难离,“心里可不好过了”,下山时,草场封牧的闹布桑周家,还顶着一个并不好听的“生态难民”帽。

而草原的“预警”来得更早。

“读小学时,夏天常和尕娃们下河扑腾,沿岸的河床都是枯的,水浅,长辈们也不用管。”成年后,桑周随着阿爸去放牧,看到遍地鼠洞,还有星星点点的草原“斑秃”。“光牦牛,唐古拉山镇最多时就畜养过7万多头。草不够吃了,有的畜牧大户,不得不跑到两百多公里外的昆仑山野牛沟游牧。”

同样焦急不已的,还有仁青多杰。

2004年,作为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机关里的年轻人,他三天两头下乡,眼瞅着由于长期过度放牧等因素,“全县七成的草地都退化了,而且还在走向沙化。不夸张地说,每平方米草地都寻不到几根草”。

素有“黄河之源千湖县”美誉的玛多,全县湖泊数量一度从4077个锐减到1800个。当“长江源头支流楚玛尔河断流”“黄河鄂陵湖出水口断流8公里”“澜沧江源第一县垃圾围城”之类的新闻不断见诸报端??举国上下疾呼:救救三江源!

一场保护“中华水塔”的绝地反击,在广袤的青海高原上,很快拉开大幕:2005年,国家正式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开展人工干预、应急保护。